天津大气水污染严峻 地表水优良比例仅15%
发布时间:2017/7/31 浏览人数:471

为了在短期内实现空气质量转好,一些地区动起了“歪脑筋”。

“滨海新区、武清区‘走捷径’,分别于2015年和2016年经政府常务会研究出台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站周边大气环境保障方案,在监测站周边区域采取控制交通流量、增加水洗保洁次数等功利性措施。”7月29日,中央环保督察组向天津市反馈督察情况时指出,天津一些地区工作导向存在偏差。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天津市面临非常严峻的环境形势,大气、水等环境污染较为严峻,这既有地理、气候等条件的影响,也有自身的排放问题,监管方面存在不足。

存在口号多、落实少等问题

2017年4月28日至5月28日,中央第一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天津市开展环境保护督察。截至2017年6月底,督察组交办的4226个环境问题举报已基本办结,共责令整改4331家,立案处罚1654家,罚款2622.7万元;立案侦查3件,拘留12人;约谈307人,问责139人。

不过,督察组同时指出,天津市环境保护工作虽然取得积极进展,但压力传导不足、责任落实不够、工作不到位等问题依然存在,与中央要求、直辖市定位和人民群众期盼尚有明显差距。

天津市存在的主要问题包括:工作落实不够到位,大气环境治理仍显薄弱,水环境问题较为突出,一些突出环境问题长期没有解决等。

“天津市在环境保护方面存在开会传达多、研究部署少,口号多、落实少等问题,一些领导干部在工作中担当意识、责任意识欠缺,‘好人主义’盛行。”督察组强调,有些领导同志谈到水污染就强调来水少、来水脏,谈到大气污染就强调气候因素。抓大气污染防治时紧时松,导致大气环境质量改善程度时好时差,甚至个别时期还出现污染反弹。

此外,督察组指出,天津滨海新区、武清区“走捷径”,分别于2015年和2016年经政府常务会研究出台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站周边大气环境保障方案,在监测站周边区域采取控制交通流量、增加水洗保洁次数等功利性措施。

宁河区落实黑臭水体治理任务敷衍塞责,为应付检查做表面文章,仅采取杂物堵塞排污口、设立挡水墙等临时性措施,管网建设等治本工程严重滞后。静海区水务局为应付环境保护督察,编造会议纪要和工作台账,影响十分恶劣。

对此,马军认为,这次督察组揭示出来的问题不是偶然现象,背后反映出部分地方在发展观和政绩观上还是有问题,比如大气质量指标写入政绩考核中就是为了平衡发展和保护,但现在却出现了这种弄虚作假的情况,让其在考核中的作用大大降低了。

“我们每年也在收集全国不同城市的环境监管数据,天津长期以来滞后于其他东部地区,他们存在的这些问题不是偶然的,是长期积累的结果。”马军指出。

记者注意到,作为京津冀区域重镇,天津市2016年二氧化氮浓度大幅上升,2017年一季度PM2.5浓度同比上升27.5%,大气环境形势十分严峻。督察组认为,天津市钢铁围城、园区围城等问题长期没有改观,减煤控煤工作落实不力,挥发性有机物治理、机动车及船舶污染防控力度仍需加强。

地表水优良比例仅15%

数据显示,2016年,天津市87个地表水监测断面中劣Ⅴ类断面比例较2013年上升23%,地表水水质优良比例仅为15%。

督察组认为,天津市二级河道、干渠设有大量闸坝,人为造成大量“死水”,严重减少下游河流生态流量,汛期集中排放导致下游污染严重。独流减河是全市8条入海河流中唯一达到Ⅳ类水体的河流,但现状堪忧,两岸大规模水产养殖,加剧了水质恶化。

同时,天津市城市配套管网建设滞后,中心城区及环城四区每年有6100余万吨污水直排;东丽区新立街区域大量污水长期直排西减河。于桥水库作为天津市重要饮用水水源地,二级保护区内仍有68个村庄、6.99万人口,以及17家规模化畜禽养殖场、123家养殖专业户未实施搬迁,污水未集中收集处理。

督察组指出,天津市规划要求应于2015年前建成投运的13座生活垃圾处理厂,实际仅建成投运5座;规划的3座餐厨垃圾处理厂和4座粪便处理厂均未建设。2016年天津市垃圾无害化处理率仅为52.3%,静海、宁河两区垃圾无害化处理基本空白。静海、东丽等地非正规填埋垃圾超过100万立方米,大邱庄污泥处置中心建设滞后,静海区仍违规堆存4.9万吨酸洗污泥。

督察组要求,天津市应深入推进大气污染防治,全面落实各项强化措施;加强水污染防治顶层设计,确保饮用水安全;切实抓好七里海湿地等自然保护区环境整治和生态修复,保障生态环境安全。对督察中发现的问题,要责成有关部门进一步深入调查,厘清责任,并按有关规定严肃问责。

马军表示,天津市在水污染治理方面有一个特殊情况,由于靠近海洋,天津有某些便利可以直接(将污染物)排放进大海或滩涂,天津应该改变这个理念,真正解决污染排放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