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大水务企业解析二次供水运管模式,如何确保最后一公里水质安全
发布时间:2017/6/26 浏览人数:1208

近几年,我国加快了对城市二次供水设施的改造步伐,多个省市、地区已经列出了具体时间表。但随之而来的是关于二次供水存在问题的热烈讨论。有人认为,由于二次供水的水质、水压、水量都受到二次供水设施影响,二次供水设施污染水质是造成城市供水水质污染的主要原因之一。如何做好二次供水的运营和管理,是目前摆在供水企业面前的难题。

在“2017(第二届)供水高峰论坛”上,来自长沙供水有限公司、广州市自来水公司(以下简称“广州自来水”)、福州市自来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州水司”)、常熟中法水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熟中法水务”)、万朗集团、赛莱默(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莱默”)的六家企业大佬,针对二次供水存在的问题,以及二次供水的运营管理模式等话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和分享。大家一致认为,解决二次供水存在的问题,需要政府、企业、百姓三方的共识,只有政府、企业、用户一起努力,才能解决最后一公里的水质安全问题。

二次供水的三点困惑:主体、资金、技术

最近几年,二次供水问题越来越突出,成为行业共同要面对的话题。长沙供水有限公司董事长、供水联盟评级专家、世行绩效专家金凯军认为,二次供水存在的问题可以用两个环节、三个关键词概括。两个环节强调的是建与管。三个关键词包括,主体、资金、技术。

二次供水由谁建,由谁管?一直是困扰行业的难题。金凯军介绍,原来整表供水,是由开发商建,由物业公司管。但在二次供水中,涉及到的主体,还有终端用户。正是由于这些历史原因,使得主体之间责任不清,成为今天二次供水所有问题的根源。广州自来水公司管网部部长刘晓飞指出,关于承担主体问题,目前行业有一个普遍的共识,就是自来水公司统管统建,但各个地方在执行过程中,还是要根据地方的具体情况因地制宜。

其次,资金从哪里来,也是推进二次供水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金凯军强调,二次供水的资金问题,涉及到新建和改造以及运营维护的投入,以及产权问题、维护成本问题、二次供水的水价问题等。刘晓飞表示,资金问题的确是目前供水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以广州市为例,要完成全市老旧小区的改造,大概需要投入64亿左右,资金的压力非常大。因为水价管理体制有滞后性,企业很难承担负债。  

对此,金凯军也提出,在二次供水设施问题面前,产权真的有那么重要吗?用户真的关心产权吗?用户最终关心的是水质的达标,是用水安全的保障。在法律面前产权很重要,但是在实际的问题面前,这些都可以先放一放。

“在资金问题上,所谓‘供水企业负担’,根本就是个伪命题。”金凯军指出,在整个供水关系中,供水企业是站在边上的,政府要老百姓多出一点,政府就少投入一点。而为了解决二次供水问题,哪怕供水企业现在很困难,也要先承担起来。但要真正解决资金问题,还需要政策的推进。

二次供水问题就是主体、资金和技术的问题。但金凯军也强调,无论是主体问题还是资金问题,都是政策的问题。技术的问题容易解决,行业内有足够多的优秀专业公司来解决技术问题。

水务企业的突破之路——运管模式的创新探索

“总结所谓二次供水问题,其实是政府政策的问题。”一方面需要通过行业平台和会议,推动政府在这些方面有更明确的政策。另一方面,供水行业内部需要做好模式创新,并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从内部找到突破口。

长沙供水:统建统管,多环节保证二次供水安全 

金凯军_副本.jpg                      

长沙供水有限公司董事长、供水联盟评级专家、世行绩效专家金凯军

金凯军介绍,在政府要求与企业内部需求的双向推动下,2012年,长沙开始真正进行户表改造,具体的做法是“统建统管,改造接管”。新建小区由供水企业对新建楼盘统一建设,统一管理,执行统建统管。老旧小区,所有二次供水设施也一并改造。长沙二次供水改造比较彻底,长沙供水执行的是改完一个,接管一个。

按照这个模式,长沙供水已经接管了437个泵房。金凯军表示,如果长沙全部实现供水服务到终端,接管的用户可能要到180—200万户、接管的二次供水泵房估计超过2000个,任务依然很艰巨。

为了解决老旧楼盘户表改造的资金来源问题。 2012年,长沙大力推动户表改造的时候,不向老旧住户收取任何费用,按照政府的设计,老旧小区改造的资金,一方面是在新建楼盘中统筹一部分,一方面来源于阶梯水价的收入。2013年,《湖南省城市供水价格管理办法》发布,规定尚未实现装表到户、直接抄表到户的城市应制定规划,加快“一户一表”改造进程,由此而发生的相关改造费用可计入供水企业成本,也可在一段时期内,结合水价调整设立不超过每立方米0.2元的户表改造专项资金进入水价,不再向居民用户收取“一户一表”改造费用。

在运营监管环节,长沙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对于需要进行加压的用户,在终端水价的基础上,直接收取加压电费。定了两个标准,7层楼以下(包括7楼),无论是否需要加压,都不收取费用。8楼到32楼,每一吨水,在基础水价的基础上收取7毛钱。32楼以上,每一吨水多收1块钱。

产权的划分部分,长沙提出“谁出资,谁就拥有产权。” 其次,在建设环节,长沙进行了严格把关,强调高标准建设,在招标采购环节,所有相关设备,基本都是国内的一线品牌。在技术方面,2012年,推动户表改造的时候,长沙住建委出台了针对户表改造和新建二次供水设施的技术导则,现在正在进行升级版的修订。

金凯军介绍,在运营环节长沙供水也加强控制。现阶段在二次改造过程中,要做成标准化的泵房,统一管理平台,实施专业化管理。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福州水司:重压之下寻新机

林锦_副本.jpg

福州市自来水有限公司总会计师林锦

为了更好的推动供水行业的一体化管理,实现城区日常维护、清理的规范化和标准化。福州市自来水有限公司总会计师林锦介绍,2009年,福州第一轮调水价的时候,政府就提出,福州所有用户必须实现服务终端到户,并要求水司无条件的接受。林锦表示,水司一路走过来,非常艰辛,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

她介绍,福州水司实行三三制原则,投入资金近30亿元,这对企业来讲无疑是雪上加霜。上一轮调价,调的幅度只能勉强维持二次供水的整个支出。自来水公司的供水运营成本只能靠企业日常的经营来支付,非常艰难。

林锦强调,在全国,福州市二次供水应该是走在前列的。一路走过来了,福州水司将被动化为主动,主动承担了很多责任。

从目前供水的管理模式和现在运行的状态来看,福州水司的二次供水整体管理运营比较顺利。这几年来,特别是去年进行的调价,把成本列入成本监审之后,为二次供水成本管理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常熟中法水务:做好基础工作,才有条件推进二次供水

何通_副本.jpg

常熟中法水务有限公司智能水务部经理何通

“无论任何业务其实都没有统一的模式,都要根据实际情况因地制宜的推进,才具有可操作性,才会更有效。”常熟中法水务有限公司智能水务部经理何通表示,常熟中法水务推进二次供水的前期工作,主要是与政府沟通。

2011年,《江苏省城镇饮用水二次供水管理办法》发布,之后苏州市又进一步细化了要求,常熟市又在苏州的基础上出台了更加细化的管理办法。根据常熟现有的情况,形成比较有效的条款。

在文件之外,涉及到投入费用问题,常熟中法水务对这一部分做了测算,针对老旧小区、新建小区,针对从接管开始到后面十年、二十年的运营费用等等,都做了精细的测算,最后全部考虑在收费标准中,形成收费标准,也得到了政府支持。何通认为,在做二次供水改造、建设之前,把出资问题、管理办法、标准等先定好,才有条件来推动。

基础问题确定之后,针对老旧小区,常熟中法水务主要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对现有老旧小区的排查,对已有小区水箱进行消毒清理、水质化验。第二件事,统计老泵房,原来由不同开发商、不同建设单位建的泵房,需要根据新小区的统一标准进行改造。

针对新建小区,加了一个新的要求,如果开发商有接水需求,需要与供水公司进行协商。需要开发商、管委部门和二次供水部门,多方一起形成技术交流文件。

目前常熟有283个小区已经按照统一标准在运营。过程中,面临几百个二次供水泵房的管理问题。几年前,常熟中法水务就开始推进智能水务的建设,把现场的视频监控、电器安防等都接入到管理平台中,同时在手机端配备设备管理和巡检维护系统,实现利用有限的人力来管理大量的泵房。

万朗集团:从上海实际情况出发,提供解决方案

樊雪莲_副本.jpg

万朗集团董事长樊雪莲

上海第一轮二次供水改造工作是在世博会之前,2015年启动的第二次改造工作。早在2011年,万朗集团就参与了上海市政府关于第二轮二次供水改造的讨论,对上海市二次供水工作的推进,有深入的了解。

万朗集团董事长樊雪莲介绍,目前,上海市开始做2000年到2007年期间,建设的老旧小区的二次供水改造规划,这一期间商品房建的比较多。上海的第二轮改造时间表为,市区从去年11月份正式开始,到今年年底,要求市区基本完成改造,郊区在今年7、8月份全面启动,到年底,郊区要完成50%左右。到2018年年底,要基本完成第二轮的全面改造。

二次供水的资金方面,市卫计委、住建委还有水务局共同成立了联系办,由市领导亲自挂帅,具体由住建委实施,出资情况根据各个区的现状而定。樊雪莲介绍,目前,具体的补贴标准,已经启动发布。

二次供水技术方面,上海市政府参与比较多的是“水箱”的选择。樊雪莲指出,从2011年上海启动二次供水规划开始,就重点考虑了“水箱”的选择问题。提出了很多方案,有主张用不锈钢的,有主张用瓷砖的,有主张用无负压的等等。最后,确定在原水箱基础上进行改造。樊雪莲强调,之所以选择保留原有水箱,是因为原来做老水箱的时候,有几个功能是十分可取的,比如消防、高峰蓄水等等。老旧水箱的保留是上海市政府经过多年的实践推敲出来的,现在也证明了政策是正确的。

老旧水箱保留下来,改造是个大问题,万朗集团研究并启用内衬式聚乙烯水箱方案,并形成了自己的标准。上海有几十万个水箱,考虑到水箱的管理,万朗集团又开发了智慧水箱,也是与水务局一起做的课题,现在示范已经成功,正在上海应用智慧水箱。

二次供水中涉及的板块比较多,有泵房、水表、水箱、水池等等,如果分开运维,比较麻烦,界面比较啰嗦,成本比较高。所以,上海也在商讨运维总包方案。目前,上海也提出了智慧运维总包,将这些系统,通过云平台跟自来水平台共享,达成一个智慧管理的运维管理模式。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赛莱默:做供水企业的优秀合作伙伴,保证水质安全

郭成刚_副本.jpg

赛莱默(中国)有限公司销售总经理郭成刚

“如何让服务覆盖整个水周期,确保整个水循环的安全,是赛莱默一直坚持的方向。”赛莱默(中国)有限公司销售总经理郭成刚介绍,赛莱默在确保整个水循环安全的时候,是从源头出发的,要保证水源的安全,然后经过水处理,经过分析检测,确保水质安全,再过滤到管网的安全,到泵房的安全,到最后一公里的安全,甚至排水的安全。

对于供水来说,赛莱默着眼于管网、泵房、最后一公里的水质安全,其次是智慧管理系统、大数据管理系统的安全,这些都是技术层面上的安全保证。

郭成刚表示,除了技术安全外,管理模式的安全也十分关键。二次供水,要真正在管理模式上确保安全,只有统管统建是最安全的状态。

赛莱默的出发点,就是覆盖整个水循环,确保水循环的安全,同时不断提高设备的运营效率,提高控制系统,让控制系统帮助节约能耗。通过智能管理,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这些都是赛莱默作为设备生产厂家,会持续追求创新的地方。郭成刚表示,协助各级水司一起降低运营成本,服务好水司,这就是赛莱默努力的方向。

供水企业要主动承担责任,二次供水的空间很大

“二次供水是一个老话题,但却是供水行业的新机遇,有很多创新模式还待挖掘。” 刘晓飞表示,未来,二次供水问题的解决,还需要政府、企业、用户三方的共同努力。林锦表示,二次供水管理是民生工程,也是系统工程,需要政府和企业以及用户三方达成共识,积极的宣传政策,维护管理模式,然后正常运营。同时要明确管理主体,如果都靠供水企业来做管理主体,确实很困难。要明确资金的来源,资金是目前每个供水企业都面临的困难。

未来如何做好二次供水,林锦提出几点思考方向,她指出,委托专业化管理是未来的一大趋势。其次,结合目前的现状,供水企业需要不断挖掘增值空间。再有,资本开始越来越关注供水行业,行业企业可以探索资本化运作路线,供水行业有很多可以挖掘的空间。

刘晓飞_副本.png

广州自来水公司管网部部长刘晓飞

刘晓飞认为,无论是从满足政府的要求角度,还是从满足用户的诉求角度出发,供水服务,都要服务到用户和终端。对于供水企业来讲,得用户者得天下,一定要满足用户的诉求。他强调,供水企业要勇于承担责任。金凯军也指出,对于二次供水存在的问题,以往供水企业认为可以“ 免责” ,但实际上不可能 “推责” ,不如主动 “担责”。